Category Archives: with my family

米寿

今天是爷爷88岁生日,按照过去的说法,88岁应该是米寿——把“米”字拆开,上面一个倒八,中间一个十,下面一个八,所以是八十八。

今天全家聚会为爷爷庆祝生日,全家都很高兴,虽然在我的哥哥和弟弟由于在外学习没有能回来,但是他们应该都通过电话向爷爷祝寿了。

引用一篇新华网的新闻: “这不是问题 而是战争罪行——中日代表交锋慕尼黑”

新华网慕尼黑(德国)2月5日电 特写:“这不是问题,而是战争罪行!”——中日代表交锋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
记者刘向 张碧弘
“这不是问题,而是战争罪行!”
面对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张志军的强烈反驳,日本副外相盐崎恭久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不动,双手托着下巴。
….

更多内容请阅读新华网的原文,我在这里只是引用新华网新闻的开头部分,以便表示我对该新闻的关注。

和姥爷拉着手一起走了很远

今天拉着姥爷的手走了很远,就像小时候一样。
小时候姥爷经常带我去公园:北海、后海、动物园、紫竹院、天文馆……小时候身体不太好,玩了一会儿就会累,累了就希望能拉着姥爷的手。
小时候如果做错了事情,姥爷就会不让我拉着他。似乎小时候很淘气,经常做错什么事情(不过好在现在大多都忘记到底做了哪些错事,免去了不少难堪),隐约记得小时候因为不能拉着姥爷的手哭过很多很多次……
拉着姥爷的手成了小时候最好的奖励,不能拉着他的手简直是把挨打还可怕的惩罚……
今天又拉着姥爷的手了,那时候好像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回到了小时候……

a new version for Pengin.load

class-map match-any Penguin.load
match protocol family
match protocol work
match protocol love
match protocol future
!
!
一面写一面和秦老师聊天,她说应该增加一条“match protocol family”,是啊,家人……对我来说真的太重要了……我应该多陪一陪他们,多和他们在一起,多为他们做一些我能做的事情。。。

睡得很不踏实

昨天晚上睡得很不踏实,梦到Cisco的人来介绍ASA,还梦到和Cisco的人讨论各种各样的技术问题,睡觉的时候脑子还在飞转……可惜就要得到一个关键问题的答案的时候,被该死的蚊子咬醒了。
醒来的时候时钟指向3点整。我看到自己的房间门竟然打开着……估计又是哪个家长晚上来看我了……可是他们走的时候干吗不把房间门关好……
后来又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梦到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梦到一些难受的事情……天很热,早上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身体似乎也不太舒服……中午的时候感觉稍微好了一点点,希望身体不会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