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Protected Under Penguin Alliance

没有感情……

今天值班的时候觉得无聊,玩起了新版本微软拼音的语音输入功能。先是傻乎乎的念了一遍微软亚洲研究院头头的讲话稿,以便让计算机对我的语音更加适应,然后又胡乱的打开了一个word玩起了语音输入。
忽然发现,计算机无法识别我说的“感情”这两个字,
每次尝试用语音输入感情要么执行粘贴命令,要么就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词。
是因为我还是因为机器?

奇怪的梦

今天早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某人成为了我的老师,好像教的是一门类似文科但是又要用很多复杂的高等数学知识的课程。期末的时候,老师说这学期不考试了,交作业就可以,而那节课就是交作业的最后一节课。还剩下45分钟交作业,慌了,好在旁边坐着supper和geoffrey,把他们的作业抢来开始疯狂的copy。忽然抬头发现老师在看着我,她很伤心的感觉……

Continue reading 奇怪的梦

关于这个日志

记得小时候每周都要写周记,那个时候自己的周记经常被老师拿去在班上当作范文读。周记不仅仅是那时候的作业,而且是记录自己生活的不可缺少的乐趣(至少现在看来是乐趣)。后来上了初中、高中又写了更多的文章,但是大多是在应付考试和无聊的作业。上大学后,写的东西更少了,几乎忘记如何用笔来写字。
忽然发现记录自己的生活实际上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虽然几乎已经忘记了字应该怎么写,但是好在伟大的微软拼音(?似乎是第一次说微软如何的伟大)能帮我猜出几乎所有想写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