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Protected Under Penguin Alliance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姜老爷子好歹还拿了根鱼竿坐在水边那么意思了一下,而我呢,连鱼竿都懒得拿出来。

睡前趁迷糊写几句胡话。几天前被某人建议去blind date,听这样的建议让人觉得真是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记得几个月前写过所谓的自己对于blind  date的态度,大体内容就是说感觉blind date基本上就是俩人被别人算计,而不是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这样的感觉实在是恶心 恶心 恶心……

几周前把自己在msn的名字修改成了thinking of new life style,所谓的new life style到底是什么?获得认同感,找到归属感,得到幸福?似乎很空洞的样子,怎么算认同,怎么算归属,怎么算幸福?

记得上大学时坐地铁,在西直门车站经常能遇到一对盲人夫妇唱歌。他们的歌声很好听,能传得很远很远。有一次和GF从那里路过,天下着小雨,盲人夫妇互相搀扶着向地铁站外走去。他们走的很慢很慢,我看不见他们的眼睛,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们互相给与的幸福。虽然他们的生活和我的生活水平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但是我在那一瞬间觉得他们很幸福。这是我唯一的一次看到所谓的真正的幸福。

后来,曾经和我一起看到幸福的GF变成了ex-GF,at the mean while,我也开始了像现在这样的single life。single means freedom,这点没错,我可以不用顾及任何人的感受,只要按照自己的原则去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去追求技术,去体验技术带给我的快乐,去学习,去挑战所谓的最有价值的认证考试。

前几天和PP走在校园里,PP无意中发现某个他认识的mm,在男朋友出国之后几乎是瞬间就又找了一个新的。他有点吃惊,我得知此事的时候没他那么吃惊。这年头,真正有几个人愿意投入真心去维护一份感情?有这样的人,我不否认,我尽力要求自己做到这样,但是又有几个这样的人得到了好结果呢?

可信计算有个概念,可信的对象就是意味着能对相信它的任何对象能产生伤害,其实现实生活也是这样。

我累了,我懒了,懒得连鱼竿都不想去拿。发点牢骚,睡个好觉,明天继续我的single life,继续thinking of new life style,继续准备我的CCIE吧。。。

突然很想不要飞想走路去纽约

每一次我想见到你就要飞
无论地球上哪一角我一天就到
用飞的原因不外乎时间太少
你想拥有我每一秒你今天就要
我飞的机会太多
有时因为你有时为自己
我飞过好万里
不觉得那会是距离
突然很想不要飞想走路去纽约
看看这一路我曾经忽略的一切
走路去纽约也让感情在时间里
有机会沉淀自己

晚上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听音乐,无意中听到了这首“走路去纽约"。似乎忽然体会到了歌中的那种心情,就像歌中唱的那样:
突然很想不要飞想走路去纽约
看看这一路我曾经忽略的一切
走路去纽约也让感情在时间里
有机会沉淀自己……

听着歌,上大学以来的那些快乐和看似悲伤的经历就像放电影一样快速的在我眼前闪过。我想起那时候拿着打工挣到的钱独自去陌生的地方旅行,想起在夜晚看着陌生城市的路灯,走在陌生城市的马路上的感觉……

我试图让自己的头脑保持空白,让自己尽量去回忆快乐的事情,但是为什么我觉得有些莫名的伤心?或许是因为那样的生活再也回不来了吧。

罗生门

29924_l.jpg

罗生门,是我比较喜欢看的黑泽明的电影之一。这个电影的故事情节很简单,但是总是能让我在第一次看过这部电影后不断的回忆回忆……

在影片中,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说有利于自己的半真半假的话,甚至包括死了的人的灵魂,也包括讲述故事的人都在这样做。其实现实生活中的人们不往往也是如此吗?

翻看了一些公开在网上的文章,有些说不出的莫名难过的感觉。看着看着我就想起了罗生门,想起了罗生门的情节,想起了罗生门里面那个在大雨中无助的哭泣的婴儿……

在影片罗生门结束的时候,大雨停了,哭泣的婴儿虽然被抢走了外衣,但是有了继续生命的希望。

我的现实生活呢?我觉得我就像那个被抢走了外衣的婴儿一样,大雨早已停了,但是阳光为什么还躲在厚厚的云层后面?

Casablanca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watching Casablanca
Back row at the driven show in the flickering light
Popcorn and cokes beneath the stars
Became champagne and caviare
Making love on a long hot summer’s night

I thought you fell in love with me watching Casablanca
Holding hand neath the paddle fan
In Rick’s candle lit cafe
Holding in the shadows from the spots
A rocky moonlight in your arms
Making magic at the movies in you old Chevrolet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
But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I guess there’re many broken hearts in Casablanca
You know I’ve really been there so I don’t know
I guess our love story will never be seen
On the big wide silver screen
But it hurt just as bad when I had to watch you go

今天整理硬盘上的音乐,翻出来这首1999年时经常听的老歌。听着曾经熟悉的音乐回忆那曾经熟悉的明湖边的长凳……

睡了12小时·想明白一些事情

刚刚睡醒,趁还有点迷糊,记录一下自己的想法,鬼知道清醒了之后还能否写出这些话。

睡了这么久,看来昨天在阳光中游泳其实还是很消耗体力的,尽管我昨天不承认有任何累的感觉。

早上醒来后躺在床上想了一些事情,我承认这次的思考是偶然发生的,并且没有任何预先的迹象,只是忽然想到了,而且思考的过程也没有持续很久,似乎几分钟,最多不超过十几分钟即结束。

我感觉到自己在某些事情上只不过是别人的资源,当然,我不是说自己不愿意被别人利用,只是忽然感觉到了通过一些方法自己的能力在被别人graceful的调用了,而这样的调用本来是可发生或不可发生的。

我曾经自认为自己的EQ不算太低,IQ至少在曾经的测试中拿到了138,总体来说不算傻子,但是在有些时候自己可能还是太嫩了,尽管这样的“嫩”还是“不嫩”不是以年龄来决定的。

或许应该像以前一样,给自己保留一些吧,尽管这样会累一点,但是或许这是一种自我保护。

最近没新受什么刺激,这只是对自己这段时间的一些反思——就好像曾经得了流感一样,短暂的时间内身体的免疫系统会自动保护自己一样。我想我的流感应该好了,因为我看到自己的免疫系统自动自发自觉的让自己主动甚至是下意识的思考并且给出结论产生抗体了。

泸沽湖

忽然很想回到云南,我怀念那里简单平静的生活和那些心灵就像这蓝天湖水一样清澈透亮的人们……我知道我和他们有太多不一样的地方,但是我会在心中保留一块最后的净土,就像这蓝天湖水一样,永远的纯净。

酒精+保龄+游泳+温泉=暂时的解脱

今天打车导远郊某度假村,让自己强制的放松了一晚上.

先破例喝了很多的啤酒,这可能是我今天晚上唯一后悔不该作的事情,尽管我知道自己心里不痛快,不过也不该喝酒,而且喝酒也没能让我得到多少解脱.不过喝了就是喝了,呵呵…由于几年都没有碰酒精了,今天很快就觉得有些晕.

晚饭后,和几个朋友先去打了保龄球,第一局我正数第二.在打第二局的时候感觉有些晕,结果来了个倒数第一.后来又去游泳,凉水让我清醒了不少.游泳后又蒸了桑拿,让自己的体重减轻了几克吧,我虽然不会像8han那样有近似核动力一般的减肥动力,但是我也确实在有意识的让自己的体重逐渐趋近健康.

睡觉前去泡了温泉,在紫色的熏衣草温泉水中泡了很久,感觉全身带上了那种熟悉的淡淡的熏衣草味.我想起了曾经放在自己小窝床边的那盒紫色的熏衣草,回忆起了那熟悉的气息,又一次回味了那些带着淡淡清香的曾经的快乐和痛苦.在离开温泉前,我去冲了一个很刺激的模拟暴雨的温泉,水很凉很凉,打在身上有些略微疼的感觉.似乎这些水冲走的并不是我身边的气息,那些曾经的快乐和痛苦都暂时的消失了,留给我的只有一个暂时解脱的但是并不太麻木的躯体。

晚上走在院子里,看到满天的星星,远处灯光照射出淡粉色的雾气,很静很美。我想今天应该会有个好梦吧。

 

给自己放假1天

今天给自己放假一天,在家休息休息。

昨天心情不太好,和秦老师在网上聊了很久。在被泼了一大盆冷水之后,我意识到自己的心态似乎失衡了。本来很简单的事情,被我折腾得很乱套。

以前自己还经常说别人,心态要好,其实自己遇到事情的时候,在很多情况下也不一定能做到。 就像秦老师说的那样,过度的自信其实就是自负的表现了。

昨天晚上睡得很好,半夜也没有忽然醒来,好像好久都没这么放松的休息一下了。今天是我的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