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Protected Under Penguin Alliance

一点点小小的反思和展望,生日快乐

每年都有个日子值得自己去做些对过去的反思和对未来的展望,今年尤其特别(当然其实从数学的角度上看也没啥特别的,又不是找大质数呢……)。不论咋样还是像以前一样做些反思和展望吧。

20-29岁的一些遗憾:

  • 锻炼身体的计划并没有很好的坚持下来,曾经的游泳、篮球、足球、羽毛球、跑步(最不喜欢的单调运动)似乎在换了新工作之后都丢下了
  • 没有很好的陪家里的老人们,知道亲人们都很在意我,关心我,但是独生子女的压力啊……在意和关心过度了并不一定是件好事(时刻提醒自己,等真老了得注意这些)
  • 没有学会一门非母语或英语的第三语言,曾经想学法语,后来阴错阳差的各种原因加在一起竟然没学成……
  • 没有熟练掌握一门非IT的手艺,总有一天IT业也会成为像自来水、电力一样普通的产业的……
  • 没有一间100%完全属于自己的产业

20-29岁的一些收获:

  • 有属于自己的家了,home, sweet home……
  • 学会了失败。前几天在季度review的时候听老板说起来Singaporean受到的是”怕输”教育,其实中国何尝不是—-人口更多,竞争更加激烈,甚至会因此出现更加极端和偏激的手段。小时候的我也是一样的,从来不接受失败,不允许失败,只可以成功(不过不会用那些极端手段就是了)。给自己找个借口吧,或许是中国的人太多了,想做到事事成功的确没法100%达到。从高考的失利(第一志愿落榜),到上大学时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险些被自动退学,到工作后2次CCIE Lab Fail,都是曾经非常非常沉重打击过我的事情。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我想我现在不像以前那样”怕输”了,跌倒了没啥可怕的,爬起来反思并继续朝着目标加速前进就是了。
  • 实现了小时候当老师的梦想。记得小学1年级上学的第一天,当时的班主任让每位同学说自己的职业梦想,其实那时候我还不太懂什么叫职业,回忆起来我给出的答案是做老师。大学毕业之后留校工作实现了这个梦想。我承认,在后来我改变过想法,并不是从小到大都一直想去做老师的,毕业后留校也不是我的唯一选择,但是是我事实上的最终选择,也因此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后来换工作到了Cisco,其实还是在和教育打交道,也经常和老师们交流。不论怎样或多或少可能隐约有着一点点小时候的影响吧。
  •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 读书就不用提了,硕士在几年前就拿到了。从小时就跟着父母去过很多地方,现在回忆起来这些经历其实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影响。非要说有什么价值,我承认我列不出来,但是不论是出差、旅游、探亲,四处走走看看或多或少对人都是会有影响的。总结一下自己去过的地方,据说有7个国家81个城市:

  • 不做坏人。不敢说自己时刻都是好人,但是敢说自己一直遵守了自己的做人原则,不做坏人。

关于未来:
套用一下在换到新工作(其实也不新了,都快3年了……)之后学到并经常用到的东西VSEM(职业病?)

  • Vison: 做有价值的人,心态平和的发挥自己的能力为需要的人带来价值
  • Strategy&Execution 或许并不适合留在blog里面,换作说说近期自己想做的几件事情吧:
  • 捡起小时候练习过的书法,每天拿些时间写写字,静心,也给自己一些独立的时间和空间
  • 逐渐开始些运动,从散步开始
  • 练习语言,特别是口语发音
  • Metrics: 留言给40岁的自己,希望10年后能做到如下几点:
    • 健康的身体,和睦的家庭
    • 有一份足够让全家人衣食无忧的工作
    • 有一份完全属于自己的产业
    • 访问地球上的所有大洲
    • 仍然一直遵守自己的做人的原则

    衷心感谢家人和朋友们一直以来的关照,同时特别感谢那些让我经历磨练给予我成长机会的人们,不论你们是谁,现在在哪里。

    对自己说一句”生日快乐”。

    Continue reading 一点点小小的反思和展望,生日快乐

    明白?糊涂?

    今天出差回来的路上和学生们聊天,我和他们说有些时候对事情都太明白了反而不一定会快乐,稍微糊涂一点挺好的。晚上回到家就发现自己其实言行不一致。刚刚教育完别人就给自己找事。有些时候用技术能让人很明白很明白一些本不该明白的事情。明白这些事情是好吗?还是糊涂着吧,别去自找苦吃、自讨没趣。

    很晚了,洗洗睡了。penguin go

    忽然明白了很多年前的一些事情

    晚上在整理电脑中的文件,在删除了无数没有用的文件之后,忽然看到了很多年前建立的一个文件夹。

    翻看了文件夹中的所有的文件,有些文件我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存进去或者怎么存进去的,有些文件甚至增加了密码而密码我也早已遗忘了……

    一面看着那些还能打开的文件一面回忆着很多年前的还能想起来的那些事情。 我想我忽然明白了曾经的一些疑惑,知道了曾经想知道的那些结果。不过这些对于现在似乎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那个文件夹留在某个硬盘的某个角落,就像那些记忆一样,被脑子自动放在一边了,也许想起,也许忘记。或许有一天我都不知道是哪块硬盘存有那些曾经的文件夹了。

    —–BEGIN PGP MESSAGE—–
    Version: GnuPG v1.4.7 (MingW32) – WinPT 1.2.0

    hQEMA1/nF3xFtWXLAQf/cg1Yg3GYpusa7Bhuakhb8pyiar7vF1p4CfmWt81sEukq
    EXJwK3JVFrK32c4CMXqqtnv9S8euJWOCJ2A9WSh7P6PMqpwj/h5HPIeS8x6fQS6m
    tNTXRlt369QU32yUzUqZ3SGgQcyLd/X7rDDVLhTvqY8iPqUI2ZV5FcXR9XpPqJf2
    mNlJR+P3tZ5zSSc/0xxcP9HvuxgbZ8ZOeujO0SeNbqdJ2P+bgOgxAE0NPoqmES4V
    U7TJ3RhB+Iv4lTPJZaX0Kh+1SmoyYsIvpYT8uvuT58TzmzkNNlJUfWpPAKZMjPre
    5lThLEJl5uarNEcqJN+SurputzTd3IC0ktIiNrG17tLpAemujmboA6slXR9UmOXs
    m4NZFjc4aKFiqzFuLMvdY93sskNBNO2mN99BnkWE7w/ZsrR9COYNFT0J9aegZMyJ
    B7iFpATAT0mI1ku9mJXPLiG8LMQXTAzVSFYD8yjUIu/dNqPh1xLboi0AqZlh4Udg
    4oVXIJaAdSMPh5uB/Gqqi1mnh1VN1ugbVrHOcmfn+JnwNKT4L10mfnAJoA4F5Mcn
    pwS9sT141Ndpgjp7W6fvvlWFLN4t26aBfJs3ffg/RQGydNXZc4pT5BbF48/llrS4
    r/QYi5acrHk1Hrg3UZlG/wgEI/1ED7or3K//h2PPNH8QzO5VlCIPrbiWZFIQvXaT
    /BUS0lYyAilpDXgXf20NhrJY5ie9+NafrgJNaHCDVef+fLklfPTXDXCT9qTny5M9
    qjO1qKF4X7py3JguVQNjvtiWpJ7RHxQax4i3WJiN9uPuLB/4RayrP6CA0PTmPByN
    pWyCk2m3Ji13vPW3J6Rwqjp43zHO3KcdpPu8JXIiKvghOIEKKB8qW78KSsOn0NNW
    Qc9qalPBrDxmExaL8ecAi2JaYfM/RvxCZKEvsgK64cv8+BeP7VdVlf7ZJ7CSLkPO
    NKo1GMYVBJwgF7ND2mCxmG1WMf+EqpsYNyD6BTfoRflKWqCUOTMt5vgY9m+MpV0K
    j5dWyKVJSaikPJ3AvwdtXoM4P2ZtW4VwaOB35BlrBzFmgFp37KCC3E70FC5VmXav
    jwm6yCfR5CYiFErcM4UOEH0iKgqtc3+QnHg=
    =V4xh
    —–END PGP MESSAGE—–

    等待·英语角·玉兰花开了

    晚上不想很早回家,下班后仍坐在办公室看着一行行字符划过黑色背景的屏幕。也不想去吃饭,只是随便的嚼了些几周前朋友放在这里的糖块算是吃了晚饭。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不是很困,也不想去看书,于是写了几行代码消磨一下自己看似过剩的精力。

    回家的路上穿过了大学的校园,周五的晚上在校园里有英语角。似乎大概7,8年没有去过英语角了。不知道为什么,走进都说着陌生语言的陌生人群中,似乎一切都变得自然和简单了很多。我和一位陌生的mm很放松的用英文聊了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英文了,很久都没有除了看技术文档之外用英文了——不在意的时候反而能放下一切做好本来的自己。

    走在路上,看到一位父亲在和高中生模样的女儿说话,那父亲指着从他们身旁走过的我说,“看看人家几点才下晚自习,你要好哈学习,别总想着谈恋爱”。我没有减慢我的脚步,从他们身边走过,有种无奈的感觉,呵呵……

    抬头看到路边的玉兰花开了,洁白的,很美,但是我闻不到香味。

    看穿

    发现自己最近总是能看穿别人真真假假的表演。在我看来表演的人很累,至少我这个观众这么觉得。

    看表演多了,我这个观众也看累了,我对演员说,不要再表演了。

    一觉睡到中午,其实看表演真的很累,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