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关于我自己

一点点小小的反思和展望,生日快乐

每年都有个日子值得自己去做些对过去的反思和对未来的展望,今年尤其特别(当然其实从数学的角度上看也没啥特别的,又不是找大质数呢……)。不论咋样还是像以前一样做些反思和展望吧。

20-29岁的一些遗憾:

  • 锻炼身体的计划并没有很好的坚持下来,曾经的游泳、篮球、足球、羽毛球、跑步(最不喜欢的单调运动)似乎在换了新工作之后都丢下了
  • 没有很好的陪家里的老人们,知道亲人们都很在意我,关心我,但是独生子女的压力啊……在意和关心过度了并不一定是件好事(时刻提醒自己,等真老了得注意这些)
  • 没有学会一门非母语或英语的第三语言,曾经想学法语,后来阴错阳差的各种原因加在一起竟然没学成……
  • 没有熟练掌握一门非IT的手艺,总有一天IT业也会成为像自来水、电力一样普通的产业的……
  • 没有一间100%完全属于自己的产业

20-29岁的一些收获:

  • 有属于自己的家了,home, sweet home……
  • 学会了失败。前几天在季度review的时候听老板说起来Singaporean受到的是”怕输”教育,其实中国何尝不是—-人口更多,竞争更加激烈,甚至会因此出现更加极端和偏激的手段。小时候的我也是一样的,从来不接受失败,不允许失败,只可以成功(不过不会用那些极端手段就是了)。给自己找个借口吧,或许是中国的人太多了,想做到事事成功的确没法100%达到。从高考的失利(第一志愿落榜),到上大学时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险些被自动退学,到工作后2次CCIE Lab Fail,都是曾经非常非常沉重打击过我的事情。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我想我现在不像以前那样”怕输”了,跌倒了没啥可怕的,爬起来反思并继续朝着目标加速前进就是了。
  • 实现了小时候当老师的梦想。记得小学1年级上学的第一天,当时的班主任让每位同学说自己的职业梦想,其实那时候我还不太懂什么叫职业,回忆起来我给出的答案是做老师。大学毕业之后留校工作实现了这个梦想。我承认,在后来我改变过想法,并不是从小到大都一直想去做老师的,毕业后留校也不是我的唯一选择,但是是我事实上的最终选择,也因此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后来换工作到了Cisco,其实还是在和教育打交道,也经常和老师们交流。不论怎样或多或少可能隐约有着一点点小时候的影响吧。
  •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 读书就不用提了,硕士在几年前就拿到了。从小时就跟着父母去过很多地方,现在回忆起来这些经历其实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影响。非要说有什么价值,我承认我列不出来,但是不论是出差、旅游、探亲,四处走走看看或多或少对人都是会有影响的。总结一下自己去过的地方,据说有7个国家81个城市:

  • 不做坏人。不敢说自己时刻都是好人,但是敢说自己一直遵守了自己的做人原则,不做坏人。

关于未来:
套用一下在换到新工作(其实也不新了,都快3年了……)之后学到并经常用到的东西VSEM(职业病?)

  • Vison: 做有价值的人,心态平和的发挥自己的能力为需要的人带来价值
  • Strategy&Execution 或许并不适合留在blog里面,换作说说近期自己想做的几件事情吧:
  • 捡起小时候练习过的书法,每天拿些时间写写字,静心,也给自己一些独立的时间和空间
  • 逐渐开始些运动,从散步开始
  • 练习语言,特别是口语发音
  • Metrics: 留言给40岁的自己,希望10年后能做到如下几点:
    • 健康的身体,和睦的家庭
    • 有一份足够让全家人衣食无忧的工作
    • 有一份完全属于自己的产业
    • 访问地球上的所有大洲
    • 仍然一直遵守自己的做人的原则

    衷心感谢家人和朋友们一直以来的关照,同时特别感谢那些让我经历磨练给予我成长机会的人们,不论你们是谁,现在在哪里。

    对自己说一句”生日快乐”。

    Continue reading 一点点小小的反思和展望,生日快乐

    空白

    很久都没有写东西了,前段时间是因为在忙着四处飞来飞去,等飞回家了又病倒休息了快一周。
    有些时候想主动让自己脑子保持空白,就好像最近一段时间一样——每天主动迷迷糊糊的过日子——不去主动想工作的事情,不去主动想生活的事情,不去计划,不去反思。因此最近也实在不知道想写些什么。
    在麦当劳里泡着,本想喝热橙汁(我认为唯一有营养的热饮),结果被告知没有。进来几位老太太,坐在空桌上,她们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烤白薯,一面吃着一面聊着不知道谁家的糗事。服务员似乎见惯了类似的事情,没有表达出对她们的任何不满,嗯,社会确实进步了,至少服务意识在进步。
    去串吧想解解馋,被告知没有羊肉串了,md没有肉串还开什么串吧,点了个烤鱼,5块钱。忽然想起今天是圣诞节,我不信教,不过借用一句吧,愿老天爷保佑有鱼吃的人。

    让座2

    很久以前写过一篇让座,今天回家路上在公共汽车上又遇到了一次和让座有关的事情。

    由于在学校磨蹭了一会儿才离开,坐上公交车的时候已经不是上下班高峰了,车上的人也不是特别多,但是所有的座位都被坐满了,“老弱病残孕专座”也不例外。 在某一站上来一位老太太,带着个很小的小女孩,售票员像平时一样大声喊着"哪位少坐会儿,给老人让个座位",喊过几次之后一位年轻的姑娘给老太太和孩子让了座位,我抬眼看去,似乎“老弱病残孕专座”上正坐着的小伙子把眼转到窗外去,不知道想着什么。

    售票员对着让座的年轻姑娘说"谢谢您",然后又开始喊"哪位少坐会儿,给老人让个座位"——原来上车的不只那一位老人,后面还跟着一位老大爷。售票员连续喊了几次,没人动。我正好在站“老弱病残孕专座”边上,老大爷已经站到了我身后。我正准备让个位置好让老大爷换到专座上,抬眼一看专座上的年轻男子把脸都快贴到窗户玻璃上去了,完全就当没听见售票员的话。售票员好像也注意到了那个人,对着他又喊了一次让座的话,此男子仍然不为所动,周围有几个站着的乘客小声嘟囔,这人怎么这么没素质。

    我觉得总听售票员喊似乎有些单调,自己正好被夹在售票员的声波传输方向上,耳朵总听着同样的话都有些不舒服了,于是我对那小伙子说:“麻烦您给老大爷让个座位”。如果小伙子起身让座,这事情也就这么平淡结束了,结果他转过头看了我和售票员一眼——我心想,这小子莫非要说啥难听的话?可能看到我块头比较大,或者他声带正好不工作了,他好像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又把头到窗外了。

    angry penguin<-嗯……我确实比较胖……

    该着了这家伙倒霉,换别人可能骂两句或者也就不理了。我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想教育教育这家伙。听不懂普通话是吧,换京腔说些同样意思的话吧——“小贼~(小子),你丫(听不懂敬语只好用第四人称了)坐的是老弱病残孕专座儿,我知道你丫是男人正常的时候至少不符合"孕",看起来也不算忒老,估摸着也不残吧?我知道了,要么你符合弱,要么你符合病,我不招惹病人和弱智,您继续坐着,刚才让座的话当我没说“。

    说完后车厢内众人爆笑。这男子赶紧站起来一句话没说给老大爷让座了。呵呵……

    又回想起那次在日本让座的经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