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话,普通话,国语,华语,Mandarin

在俺这个从小在帝都长大的人看来,最多有人会弄不清北京话和普通话的区别。工作之后发现,其实即使是”普通话“这个概念也是不一样的。

先说说我理解的”北京话“和”普通话”的区别。”北京话”儿化音很重,尤其在结尾,但是儿化音也不是所有的话都要加的。而且北京有些方言词汇,比如最常举例的”撅尾巴(读音”以巴”)管”(自来水龙头),这些词的读音其实也是不是正式普通话里面用的。想学北京话(注意,不是普通话)二环以里找个胡同听大爷们聊天就行了。
香港的同事把我说的话叫”普通话”,他自己说的叫”粤语“或者”广东话”。有一次他和好友在IM上聊天,我可以发誓说所有打的字我都认识(尽管是繁体字,当然前提是他允许我看了),但是实际上他们在说什么我完全看不懂……比如他们把笔记本的电源插座叫做”火牛”,我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笔记本电源和牛有啥联系……
在台湾的同事平时和我说”国语”,但是是不是掺杂几句我听不明白的”闽南话”单词。甚至那些单词我都没法举例,因为不知道如何”拼写”出来。好在”国语”的发音和我们所谓的”普通话”我是感觉不出来差别的,说国语几乎听不出口音,除了女生说话软绵绵的,男生说话好像鼻子总是有点感冒了。
在新加坡的老板总说自己的”华语”不是很好,其实他的”华语”已经相当好了。只不过我们这边把”华语”称作”中文(写出来)”和”普通话”(说的)。大约是新加坡那边习惯称”English“为”英语”吧,而他们确实是华人,因此叫做”华语”看似也挺合理的。只不过如果谁说自己”华语”如何好(或者更多情况说如何不好),那这个人一下就暴露出来自己是华人,但不是中国人了(故意假装的不算)。当然,”华语”的音调和读音绝对没有真正意义的”普通话”标准(啥标准?就算普通话是标准吧),即使是掺杂各地口音的”普通话”。
最后说说”Mandarin”,我发誓为了这个单词我真是必须要好好批判一下我从小受的英语教育。接触了这么多说英语国家的人(澳洲、北美、欧洲、亚洲),我要说”I speak Chinese”,他们虽然能明白但是大多会愣一下,很多人会回一句类似的”oh, so you speak Mandarin, o Cantonese?”,好吧,就算是为了统一全国用的英语课本,能否讲一下”I speak Mandarin”,
这样也不至于让我在那些外国人面前露怯?

曾经参加过普通话国家水平考试,是当年为了申请教师证。
刚刚拿到证书时还挺高兴(虽然确实也没啥特别值得高兴的吧),92分多,一级乙等。
可是一看同事,一位说普通话东北口音很重的老师拿了94分,
一位略微带些山东老家口音的老师拿了93分。
算了,不提当年的事情了,大约在口语考试的时候我的北京儿化口音太重了吧,呵呵呵……
Reblog this post [with Zemant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