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ing while imaging~

连续几天都在做各种FW和VPN的实验。有了之前的路由和交换的知识作为基础,外加对ACL的理解,一段时间以来做实验都还算顺利。

发现做安全方面的实验和做路由方面的实验感觉不太一样——做安全实验的时在作配置的同时脑中似乎浮现出了一幅三维的网络拓扑图,不同的流量穿越不同的设备,走各种各样的路径;有些流量经过VPN的时候被转换成了ESP,穿过防火墙的时候acl似乎就是留给特定“形状”流量的一个一个小洞;不同的流量和不同的设备的颜色似乎也是不一样的。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之前做路由和交换实验的时候,脑子里面确实也有图像,但是那只是网络的拓扑,在做安全实验的时候拓扑变成立体的了!

Penguin Run! 

2 thoughts on “Typing while imagi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