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or ru

昨天从delphij获知ru@freebsd的妻子最终还是离开了。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ru@,估计他也不会记得曾经和我在邮件中针对技术的讨论,但是我每天都在用着他写的代码和Makefile。

在去年FreeBSD CoreTeam 发起捐助时,我和delphij都向她捐了很少的一点点钱,并且向ru@写信安慰。可惜有些时候医疗并不是能解除一切的病痛的,最终解除痛苦的只有离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