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还是挺难受的

go…毕竟为了这次lab考试,我投入了太多太多,付出了太多太多。早上躺在床上回忆这一年来的经历,很多快乐,很多痛苦,很多无奈,很多收获。

在工作了之后,很难有一件事情能让自己的脑子暂时空闲下来去专心想。我真的很享受准备ccie lab的这段时间,在研究技术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用去想,让自己变得很单纯很单纯。

在准备lab的阶段每天和liyinghao一起穿越北京,每天敲20-40K的纯文本的配置文件。在城铁上看日落,深夜再穿过beijing以另外的路线回到学校。就像路由协议一样,我们为了能节省时间经过几次摸索,在地铁换成的路线选择上找到了最优的路径,有些时候甚至能在上下班高峰期找到座位,在地铁里小憩一会儿。

11月13日lab考场更换设备,网上所有能看到的资料都在说考查内容相应也会有变化。对于Cisco这次“更换设备”,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准备。谁能想到所谓的"change"不是"replace"而是"add"。就像CCIE lab考试的题目一样,Cisco又在玩英文的文字游戏。不过通过考试我证明了自己能胜任“更换”设备带来的变化。平时我管理的交换设备有几百台,链状的、环状的、全互连的场景我在实际工作中都在用,Cisco即使再增加几台交换机,又能把我怎样。对于安全部分没有那分,我一直都很难过。整个考试即使组播、BGP、QoS部分再丢几分,甚至哪怕这些部分是0分我心里上都好接受。安全部分的题目受限于NDA没法公开,但是真的不难,我想可能就是几个小细节我在理解上出了问题,唉。。。无奈。。Frown

昨天参加金牌教师的lab考试,20分钟的时间,我什么都没有配置完。其实题目同样很简单。但是我的脑子好像没有调整过来。或许我在自我调节能力上并不够强,早上躺在床上一面回忆一面流泪。我知道自己不够坚强,但是我相信自己没有被打败。我知道自己在路由和交换的知识上已经是从接触网络以来最好的水平了。考试的结果并不好,但是生活总归还要继续。

又放纵了一早上,我知道我在考验boss们的心理承受底线,该去上班了。 

《其实我还是挺难受的》上的2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