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1912

晚饭后,和几个1970s的朋友们去了传说中的南京1912。

我是不喝酒的,松一些说,我一般是不喝酒的。1970s的朋友们也不会劝我这个在他们眼里的小孩喝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闻着曾经熟悉的红酒的气息,我又一次体验了那淡淡的甜甜涩涩的味道。

嘈杂刺耳的音乐,听得懂得单词串起来的听不懂的歌词,红酒,奶油,以及各种各样不知名且无法描述而又充满诱惑的香味弥散在空气中。

1970s的朋友们喜欢在红酒中加冰块,我不喜欢。我喜欢那种简单纯净的感觉,淡淡的涩涩的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